文学

论林黛玉的琴道

诗人往往是预言家或真理的传声筒。比如,唐代诗人刘长卿有一首《听弹琴》:“泠泠七丝上,静听松风寒。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全唐诗》卷147)这二十个字,就是对中国

等季节过后你优雅地走入我的眼眶

多少花开花落,觊觎那份寂静的温柔,缠绵过后,归于尘土,从此安宁,纵然世事风起云涌,念你如故。像久别重逢,像你就是那片故乡的云朵,漂浮在我的天空,每当孤独怅望,总有无言的忧愁,无以倾

又闻机杼声

在我的童年时代,几乎每次放学看到的母亲都是在窨子里织布。织布机那“呱哒、呱哒”的声音伴随了我好多年,也不知道具体从何年何月那种声音越来越少了,直至销声匿迹

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

半夜里被一泡尿憋醒,想忍一忍好歹捱到天明,可那尿意是越来越迫,伸手触之,有喷发之感!没法,为了前列腺,起吧!迷迷糊糊伸脚在床下找鞋,想起昨晚被迫喝的那两杯,愤愤的心情依然不能平复

约牛财经——轻拥沧桑,笑语流年

剪一段细碎的光阴,倚在尘世的一角,看浅浅的流云,拂过天际,听啾啾的鸟语,在窗外轻唱。午后的阳光静静地洒在书桌上,明亮的光影里有千千万万的尘粒在飘飞,回旋,伸出手,却什么看不见,抓不
文学 春来人不知 红去无留意

春来人不知 红去无留意

寂默开无语,春深不惊人,难解花中事,落红忆残年。一阵东风,一江春水,一树花开,正应了那句,莫道季节早,花事在东风。在无春无秋的江南,还是寒风瑟瑟,早起的梅花就开始翩翩起舞,迎春花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