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之道 能容万事万物只心胸

 北宋学者张载有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来太平。”如此简略,却胸怀大志,其洒脱之心可昭日月。以纵横天地,静默洒脱之心读世间百态乃人生的至高境界。

凭窗驻足,远观整个世界,只有以一颗洒脱之心,肆意纵横,方能成其高远,道其真谛。

“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任由权势,荣华富贵都不足以使他的脚步停留,官场处处失意的他也许只有一壶酒,一支笔能伴他浪迹天涯。于是他于月下饮酒,对影成三人。他用自己的桀骜和浪漫主义文采笑对风雨,自由的纵横在天地间。“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这气概,谁人可敌。自此,一株青莲,沐浴着晨的朝露,春的和煦,求得成果,傲然曼丽于山水之中,流芳百世。他就是这样独自静静的洒脱,自由的纵横,没有束缚,没有羁绊。如周敦颐“独爱莲之出于泥而不染”,如苏东坡独爱“秋水空明,藻荇交横”,听不进世人的风风雨雨,万水千山抑或羊肠小道都亲自来走。

“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苏东坡,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的情状下,竟“余独不觉”,一语道出了内心的肆意与豪迈,“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这便是一位才子内心的淡然与洒脱,不为外物所累,乌台诗案没有击垮他,多次遭贬也未使其丧失心志,依然内心笃定,纵横洒脱。

杜甫的草庐在狂风中凌乱的摇摆,而他只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纵然岁月沧桑,也不改其爱国之志。我思索着,是怎样的一种神奇而强烈的力量,又是一种怎样的气概,用爱国之心冲破了逆流?是他内心的洒脱与淡然,使他驾一叶平平仄仄大搭起的小舟,穿梭于暗流涌动的江水中,从不后退。

临凄苦无奈之境,唯有纵横天地,以静默洒脱之心应对,才可使凄苦得以超越,灵魂得以提升,奇迹得以出现。如东坡一般,出没于惊涛骇浪而从容不迫,豁达处之;如颜回一般,箪食瓢饮居陋巷,却能“人不堪其忧,而不改其乐 ”;如刘邦一般,初见秦始皇,便脱口而出“大丈夫当如是”。

唯有以一颗纵横天地之心,静默洒脱,方能力挽狂澜,直上云霄。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纵横之道 能容万事万物只心胸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cygs/2017-08-06/3655.html
㊣ 投诉/商务合作:⑦①⑧⑨⑦⑧⑤⑨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