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言道法,不尽道藏

 道,流传了两千六百多年。老子创学以来,从道之中衍生了许多学派。兵家、法家、纵横家,甚至部分儒学。道也衍生了道家。道衍生的道,是道的拓展。

 

一、是清净无为,还是率性而为?

由老子清净无为衍生的道是庄子的率性而为。到底是无为对还是率性对呢?

这需从两人的身世说起。老子做了差不多一辈子体制内人员,看着周王室的图书典籍。古代社会的组织与现代应该区别不是很大。一个国家图书馆的工作人员体味着体制带给自己的便利,读了许多书,装了无数感悟。可以想像他年轻时也万分想为零乱的周室做点事。对着一库典籍想出的办法,然而无人听取。老子可想而知的郁闷。时间久了,他的学问与心性更加增长,智慧更与日俱长。与他交流沟通的人都能感觉到他的智慧。孔子也老远驾车拜访他,两人一起交谈。终于有一天他下决心跳出了体制。道德经一书,包罗了许多杂学,逻辑十分松散。有说理,有驳斥,有以小见大,有以格物致知。

他讲求清净无为,是因为他本可有大作为,“治大国如烹小鲜”。然而抱负难成之时倒不如清净无为。清净下来,梳理知识,留下一些见识,让愿闻道愿实践的人去为。

 

庄子一辈子都没有踏入体制。他有许多次机会做官,然而他一次次辞去了。他真正希望无拘无束。他的率性而为是他不愿被俗务,礼法约束。在自己最放任的性情中放纵不羁。他可哭可笑,可梦蝶,梦骷髅,可感觉到游鱼的快乐,他不喜欢抱团时的感动,更喜欢早一点到江湖之中自由。

 

老子之道,中国历史中有两朝之初实践了。汉与唐都崇尚道法,以黄老之术治国。一时间百姓捐税较少,得以休养生息。经济社会发展很快。这时的国君勤政爱民,无繁文冗法,尽量减少对子民的骚扰,以无为作大为,为社会发展做了大贡献。

庄子之道,在魏晋时实践了。士大夫们吃着公家的俸禄,按道理需要遵守法度,勤勉为民的。然而他们却追求不做事。越不做事,越放浪形骸,名气就越响!他们炼制五石散,每日无所事事,完全忘记了百姓,忘记了天下苍生。结果大好江山四分五裂,生灵涂炭。

在其位,焉能率性而为?失其位,亦应清净无为。率性,自己需没有丁点的社会危害性,更需要有极高的悟性才行。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妄言道法,不尽道藏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cygs/2017-08-12/37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