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不仅仅是一款手机,而是一种新的文化秩序

从昨晚到今天,最大的新闻莫过于苹果手机发布会——iPhone 8, iPhone 8 Plus, iPhone X一齐亮相。不知道亲爱的朋友们看过发布会是什么感受,反正活字君是看了看手中的iPhone 7,然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肾。还好,iPhone X晚两个月才上市,年终奖要是发下来,这肾应该是能保住了。

虽然21世纪才开始了不到五分之一,但我们几乎已经可以说,手机是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了。在可见的未来,无论怎样的技术创新和颠覆,哪怕是手机本身的形态被取代,都可以说是发生在手机这一发明的延长线上。今天,如果说手机仅仅是人们用来交流的一个通讯工具,显然是自欺欺人。手机不再是通讯工具,甚至不再是工具,而变成了人的生存方式,甚至正在与人合一,成为人本身。在这样的巨大变化面前,无论知识分子还是每个普通人,似乎都丧失了对它加以抗拒、反思和保持距离的可能性,更遑论设想它的未来。

本次推送,我们分享文学评论家李陀老师关于“手机”的思考:手机背后暗含着的是一个文化多数主义的逻辑,而奠定在这一逻辑之上的新的文化秩序,却可能消灭真正的文化。这究竟只是危言耸听、杞人忧天,还是我们迫在眉睫的巨大风险呢?

可是如果一定要给21世纪找一个文化的象征物,我想,那只能是手机。

以“自我”和“孤独”做标记的诗人也好,自认为是尼采弟子的文化精英也好,一直沉溺在先锋迷梦里的艺术家们也好,或者从“文革”和改革的历史中艰难生长起来的“文青”们也好,都忽然发现,所有这些立场、身份和名义,以及由此产生的差别,在手机面前一下子变得毫无意义。

《随黄公望游富春山居图》序言

李陀

2

21世纪不过才过了十五年,还刚刚开始。

可是如果一定要给21世纪找一个文化的象征物,它是什么?

我想,那只能是手机。

能够和当代文化有密切的关系,而且还能够严重影响文化品行和变迁方向的东西太多了,随便选其中一个,其实都具备成为今天文化象征物的资格,比如电视,比如超市。

可是,只有手机——这个二十年前还是个蠢头蠢脑的“大哥大”,至今也不过是一个手可盈握的小盒子——今天突然获得了一个神奇的身份:这小物件竟然有如一个万人迷的宠物,成为人人须臾不能离的有用的宝贝。

可实际上,它还有另一个隐秘的身份:这小东西原来是文化领域中纵横捭阖的一位霸主。我们简直可以相信,是上帝和魔鬼一起住进了这个小小的盒子里,并且强迫我们和他们一起,重新定义并且也同时演义什么是人,什么是生活。

在今天,我们生活里还有什么层面和维度没有被手机改变、改造,甚至被颠覆以后再重塑?

几乎看不到,哪怕是生活里最偏僻、最阴暗的角落。

3

但是,如果我们问:从手机掀起的这些改造运动中,有没有一个结果,对当代文化的影响是最根本、最重要的?

我以为有,不过很容易被人忽略。

那就是对文化和大众关系的改造。

说起大众和文化,这是个老问题,相关的分析、讨论、研究太多了。可是历史上那些研究者,如果看到手机给今天带来的新文化,还有与之相关的新的大众和文化的关系,他们一定个个都会惊讶得不知所措,而且绝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他们所熟悉的“大众”,已经莫名其妙地消失——手机只用了一眨眼的时间,就基本上消灭了让大众所以获得意义的小众。

不论是哪种意义上的小众,以“自我”和“孤独”做标记的诗人也好,自认为是尼采弟子的文化精英也好,一直沉溺在先锋迷梦里的艺术家们也好,或者从“文革”和改革的历史中艰难生长起来的“文青”们也好,都忽然发现,所有这些立场、身份和名义,以及由此产生的差别,在手机面前一下子变得毫无意义。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iPhone:不仅仅是一款手机,而是一种新的文化秩序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cygs/2017-09-13/3804.html
㊣ 投诉/商务合作:⑦①⑧⑨⑦⑧⑤⑨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