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茶一本书墨香绕过指 默默了良久也早已释怀

文|蔻丹 本文编辑| 江南凝晴

「遇见青伴,青春作伴」

文|蔻丹 本文编辑| 江南凝晴

01

今儿,那个人结婚了。其实在一个月前我就知道,只是默默了良久也早已释怀。

是叶德彬告诉我的,他说肥哥就要结婚了。肥哥是谁?那是高中同班三年无人不知的我的 “绯闻男友“。太快了,真的太快了。回想那个当年陪我写日记的男孩,心情有点复杂。

高一那年他坐在第四组第五排,我在第二组第一排。本来咱们注定一点交集都不会有的,可谁知造化弄人,被那个多事的叶德彬看见咱们同时写日记,于是乎全班就开始无中生有传得沸沸扬扬。其实我是偷看过肥哥的日记的,太文艺,也与我有点牵连。

一花一叶一初晴,半山半媚几回灵;可怜春去秋来日,婷堂相立三成明...我看见了这个,那是在无人的晚自习里看见的。那时候的晚修空无一人,我很早就司空见惯。他的日记本里还散着一股幽微的梨花香气,每每拿起,那种行间中淡墨的底蕴都能熏得我的脸颊微烫,或许那便是旁人说的小悸动吧。

02

我相信他知道的,知道我翻看过他的日记。课堂上我眼角的余光告诉我:他也望向了我。虽然我承认自己对他没有过多的感觉。可在班里能有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或许真的是幸福的,以至于我也默许了那些道听途说。

晚修永远都是不会改变的。我一个人,八盏明晃晃的灯再加上那堆冰冷的桌椅仿佛都要结成冰了,只有我们俩的日记本里还有些许余温。那白花花的纸张和笔墨交相辉映。我看见自己的日记里那一段安静的文字,又在偷偷地抿了一口同样的梨花香气......

一草一木一分情,半梦半醒几逢奇;可怜暗香伏墨去,沛君憔泪不成言;又是十月初三日,余光催白雨初晴。其实这世上哪有什么单纯的友情,又在情人节那日被原型毕露。太多的人鼓励他向我告白,然而咱们心怀异念,双相回避,使得那番五味杂良又随日渐逝。

如今七年已然,我与他的联系也少了,而我却从未听过他有心爱的女孩。只是在高中同学群里他有女友的事情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唯有我还蒙在鼓里。叶德彬说那或许也是怕我会难过吧。当一群人都在议论他的婚礼,都在质问新娘为什么不是我时,我已表达不出任何感觉了。

03

叶德彬给我发他婚礼请帖时问过我:“阿婷,相沛的婚礼你会去吗?”我默默了良久。那天午夜,相沛在微信里亲自邀请了我。我没有答复,只是写了点东西:

邀请

文/蔻丹

又是一次相邀

11月23日

诗婷我期待你的到来

因为都长大了

那个陪你写日记的我结婚了

我看见那个请帖

女孩很美

我满心欢喜

可去与不去未可知呀

你变了

高大帅气

体贴入微

再也没人能调侃我们

因为你要做夫君了

我不曾忘过你

如今你也期待过我的捧场

但无论怎样

请接受我的祝福

七年半了

但愿你依旧美好

我把这诗发给了他,我以为他睡了。只是没想到,他还给我回了话:当初,我知道你看过我的,其实我也一样。我们的书签是一样的,谁先写的那段话都不要紧了。只是我感谢你,让我遇见过那个同样爱写日记的你。然后,我衷心的感谢你的祝福,而你一定要幸福啊。

后来我也想过:相沛,我们从来就是一半一半,不够勇敢,但是后来大家都释怀了。别怪我,欠你的还是欠了,可我感谢你来过我的世界。即使要走了,也希望你牵着她不要回头,毅然决然地走下去......

那夜偏枕难眠,却又仿佛闻到了那久违的梨花香气。四更时我还在努力地睁大双眼,盼望着眼泪倒流。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没哭。只是我不愿,也不能,出席你的那场婚礼.....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一盏茶一本书墨香绕过指 默默了良久也早已释怀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cygs/2017-11-27/4106.html
㊣ 投诉/商务合作:⑦①⑧⑨⑦⑧⑤⑨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