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那个人“走了”

  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匆忙赶到医院的我气息还未喘匀,便看到医生边取口罩边向我走来,那一脸的愧疚,完全不是手术后的如释重负。

  走近来,一声抱歉,我的心沉入湖底,除了手足无措,我竟然连眼泪都没有。原来,人真得伤心的时候,是没有眼泪的。

  整个时间仿佛静止,我记不得当时的状态,只知道那晚,我在太平间门口坐了一夜。

  母亲走了十多年,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是我最大的遗憾。她曾经存在过的位置,变成了我生命中一个巨大的黑洞,想填时却生生扯着疼。

  

 

  还记得小时候,跟她吵架,有一次惹急了,我便负气离家出走。

  那时候没什么地方可去,天色也越来越晚,就坐在其他楼的楼道里。我听得见她彻夜呼喊我的名字,可我也倔得绝不吭声。

  就这么一整夜坐着,又冷又饿,扛不住的我抱着必挨揍的决心回了家,没成想我妈见了我什么也没说,抱着我的身躯隐隐发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

  现在的我,很羡慕那些父母健在的孩子,羡慕他们彼此牵挂,甚至是拌嘴吵架,就算总是唠叨个不停,却还是有人记挂。

  

 

  我有时总是在想,只要她还在,就算是天天骂我,我也乐意。

  可一切,都来不及了,就连最后,都没能好好地说再见。

  最喜欢妈妈做的青椒茭白肉丝,现在也吃不到那个味道了。

  每次去饭店,看到还是会点;去朋友家吃饭,也总是会点名要这道菜,但妈妈的味道,却再也找不到了。

  除了厨艺一流,手工也是一把好手。她很喜欢给我做漂亮的衣服,偷偷挂在房间,看我放学回家欢呼雀跃的样子。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她就给我做过裙裤小洋服套装,藕粉色的,现在想起来也是很经典的款式,一点不过时。

  

 

  曾经有一度特别流行糜皮绒翻毛领夹克,我当然也想尽办法想买一件,可老妈觉得不适合我,不同意。

  为此,我闹了好几天的脾气,一个好脸都没有。终于老妈妥协了,给我买了一条当时市面上最贵、质地最好的毛领夹克,可我只爱了它一个星期,因为不合适,变成了压箱底。

  我一直以为老妈舍不得给我买,后来才明白她是最了解我的人,也知道什么样的东西最适合我。

  我现在的衣品多是继承了老妈的遗风,喜欢简单的颜色和款式,纯色、素色最为偏爱。

  我想,如果她还健在,我应该会比现在更美。

  

 

  这么多年,我很少和爸爸一起去扫墓,怕父女相对无言,也不知怎么彼此安慰。

  更多时候,我会偷偷一个人去,陪老妈坐一会儿,有一句没一句的,叨叨最近发生的事儿。

  只是,我有去语,再无她来言。

  

 

  记得,有这么一个故事:

  有个小男孩的母亲去世了,她托天使给孩子总最后一份他想要的礼物,天使将礼物放在孩子面前,孩子却无法触摸到,但每次抬头,就能看到这份礼物,这份爱一直陪伴着他。

  我们一生都会有求而不得的感情,但感情曾真实存在并陪伴左右,即使无法得到,也会像这悬浮的爱一直在你身边。

  《寻梦环游记》中有句话说,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遗忘。但爱的永恒,是一直记着彼此。我喜欢看星空,妈妈就是那颗最亮的星,会在黑夜为我闪闪发光。

  很多时候,我们还是要一个人看风景,那些温暖的瞬间,是雨后的彩虹,是轻柔的微风,是高悬的明月,成为我们在漫漫旅途中的守护。

  也许,你也跟我一样,经历了至亲的离开;

  也许,你比我幸运,父母身体康健,一家团圆;

  但我都希望你珍惜眼前人,好好表达爱,好好说再见。

  

 

  每个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好的人都值得一束光

  作者:桃子说民宿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那个人“走了”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cygs/2018-04-04/4417.html
㊣ 投诉/商务合作:⑦①⑧⑨⑦⑧⑤⑨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