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车辆集团:80后装甲车设计师的个性STYLE

大学毕业 我成了一名装甲车设计师

大家好,我是吴鹏,来自北方车辆集团车辆研究院。每个工作日的早晨,伴着早上的第一缕阳光,从距离单位50公里外的北五环出发,来到熟悉的北方车辆,开始我新一天的工作生活。

记得,2009年大学毕业后,怀揣着军工梦想的我,初初来到有着几十年辉煌历史的618厂,看着一排排停在厂房里的装甲车,心中满是惊叹与兴奋……

我真的可以设计装甲车吗?我不禁这样问自己。

8年后,我终于可以自信地对自己说:“是的,我可以!”

作为车辆研究院的一名装甲车辆设计师,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先后参与了二十多个型号装甲车的设计工作。

对我来说,车辆研究院就像一个信息交互中心,科研、生产、采购、审价以及售后等方方面面的事情都汇聚在这里。工作处处充满挑战,也让我们每个人不敢有丝毫松懈。在这支卓越而充满激情的团队里,院里的领导对我们管理非常严格,室主任总是对我们说做设计一定要对技术负责,而老师傅们常常传授我们宝贵的实践经验。在这样一个高效的集体中,我渐渐的从一个菜鸟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工程师。

初出茅庐 竟要独当一面

入职一年后,我得到了一个在指挥控制类项目组学习的机会。指控系统是我们车辆武器系统中的核心,也最为复杂。初出茅庐的我,这方面的知识储备几乎为零。为了尽快进入角色,我虚心向现场的师傅求教,在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把师傅传授给我的指控系统方面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记满了厚厚的一个工作笔记本。回到单位后,领导把3个型号5辆装甲车的装车任务交给了我。每辆车50多台通讯设备和200多根电缆如何正确的安装到车里,在这期间我每天晚上躺在床上,脑子里浮现的全是那一根根电缆,从这里穿到那里,又从那里转向……

3个月后5辆崭新的指挥车整齐的停放在某静态试验场,正式开始参加大型联试试验。2011年几乎一整年我都跟着这5台车参加各类试验,寒区、热区、水上、高低温、电磁兼容等等。后来由于上级总体调配,我们单位将这几型装备的总装生产任务转产到了别的单位。那时的我很失落,指控系统的知识、互联互通的联试经验,这些在今后的工作中派不上用场了吗?

五年磨一剑 大型项目担纲主要技术负责人

5年后我的机会来了,单位接到了一个大型武器系统的总装总调任务,因为有了之前参加互联互通试验的基础,领导信任地委任我为该项目的主要技术负责人。

作为技术负责人,如果做事不严谨、不细致、不在技术上较真儿,就不可能把好技术关,我感到自己身上责任重大。

试验前期,我对几十个试验科目,逐个学习和分析,把一个个指标要求,转变成具备可操作性的试验方法,并且每个科目我都设计了一种记录表格;试验期间,我在试验现场对大家严格要求,严格把控技术现场,一旦遇到技术问题,一定要刨根问底,把问题的现象、原因和解决办法搞清楚,例如在一条报文的收发试验中,我们发现发件箱和收件箱的时间不一致(其实试验要求中只是核对报文的内容即可,并不涉及这个问题),但我认为,既然意外发现了这个错误那就必须要纠正,经过认真排查,发现原来是软件编写的时候误将报文中的时间提取到收件箱时间语句中,后来团队及时修正了这个错误。

这个项目的成功提升了单位在行业内的形象,同时也为单位推进武器系统成体系订货、验收、交付奠定了基础。作为项目的技术负责人,我的心中充满了自豪。

谁说装甲战车不能有漂亮的眼睛?

作为一名设计师尤其是天秤座的设计师,我对美的追求可能有种天生的固执。

家用汽车车灯的造型设计在行业内早已成为了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汽车前大灯就像是汽车的眼睛,眼神散发出来的气息再结合汽车整体的造型,是一辆车给顾客带来的最直观的感觉,脑海中马上就会闪现出“我是否喜欢这辆车”。而装甲车在这方面一直未受到重视。可我想要设计一款独特的灯舱样式,打破一成不变的老式设计,给用户眼前一亮的感觉。我综合调研了多国装甲车的前灯设计;根据新型战车的整体布局画出效果图,并征求项目组的意见,经过对效果图进行反复修改;敲定了最后的样式。

在珠海航展上,这辆车一经亮相,便受到广泛关注与媒体的好评。我为自己能给装甲战车设计出与之相称的“眼睛”倍感自豪。

这就是我,一个80后装甲车设计师的故事,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向着心中的目标前进,只要心中有热爱,途中皆是风景。

我热爱我的工作,2017,撸起袖子加油干!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北方车辆集团:80后装甲车设计师的个性STYLE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sh/2017-06-27/3008.html
㊣ 投诉/商务合作:⑦①⑧⑨⑦⑧⑤⑨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