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母亲20万遗产,弟媳突然拉我去外面说话,等回来发现中计了

 尿毒症要了洪姨的命,洪姨解脱了。来奔丧的这些人,不是管洪姨叫姑,就是喊姨,老家与洪姨同辈的人,一个也没有来,洪姨的那些兄弟姐妹,或腿脚不灵便,或疾病缠身,体力不胜远道。

洪姨的丧事,由洪姨二儿子操办。十几年前,洪姨老伴儿病故,丧事是大儿子操持的。洪姨有两个儿子,老大庞子清奔六十岁去了,老二庞子华年过半百。

天色擦黑,多年不照面的亲戚,聚在酒店一个房间里,深一句浅一句感叹人生,讲他们的老姨老姑一生没个正式工作,杂七杂八干过不少糊口的营生,大半生都给劳累追着,患糖尿病多年,临了并发出尿毒症,毁了双肾,吃够了透析的苦头。

庞子华的妻子倩芳,红着眼圈说,这些年,妈在病上的开销,都是哥拿了大头。

大表哥说,子清能挣钱,多花点应该。

二表妹道,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些年你们哥俩,对老姑都尽力了,老姑在电话里,没少跟我们讲。

庞子清的日子,比庞子华过得有油水。

庞子清早年经营过餐厅、足疗、建材,这会儿和妻子柳眉在淘宝上开网店,卖营养保健品和婴幼儿食品,收入不错。庞子华和倩芳不沾生意,他俩在同一家国企上班,庞子华干电工,倩芳做档案管理,干巴巴挣份死工资。

洪姨在治病上的开销,主要分门诊和住院两块,平时门诊复查开药,以及每天四袋透析液的费用,都由庞子清承担,住院开支待城镇居民医疗保险核定报销后,自费部分由哥俩分摊。

说是分摊,其实庞子清每次都要多拿一些。再就是洪姨几年前就开始使用保姆了,这笔开销,也由庞子清的手托底。

亲戚们你一句我一言,气氛倒也不显哀闷。趁大家忙嘴,倩芳闪开大家的眼睛,进了卫生间,给丈夫发了一条微信:可以了。

庞子华收到这条微信不久,倩芳就出了卫生间,用纸巾擦着手。

这会儿亲戚们的话题说散了,不在老姨老姑身上了,倩芳瞅准机会,小声对庞子清说,哥,出来一下。

庞子清跟着弟妹离开房间。

庞子清前脚出门,庞子华后脚就泪流满面,哽咽道,我妈这辈子,省吃俭用,光为我们活了,临走还给多多留下了二十万。多多从小没得到母爱,我妈总是放不下这孩子。

多多是庞子华的儿子,大名叫庞加,正在读大学。庞子清家的小小是女儿,已经出嫁了,老公做汽车美容维修生意,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庞子华往动情上一放话,亲戚们就都收住嘴,不好就这二十万遗产的下落搭腔,毕竟话来得突然。

庞子清不在场,一个表哥和一个表妹,似乎觉得这二十万的去向一头沉了,眼角余光,就都本能地扫向了柳眉。

柳眉不知内情,瞟了一眼倩芳,本想问她妈留下遗嘱了?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不知道婆婆是怎样存下的二十万?她先前想婆婆手里,顶多也就有个几万块钱,且大多是从儿孙平时给的零花钱上攒下来的。现在她不仅知道了婆婆有二十万私房钱,而且还全都落在了多多名下,这心里不能不打个结。

虽说柳眉的日子过得不差钱,可二十万终归不是一个小数目,再就是这笔钱让小小知道了,会是啥感受?孙子和孙女,能差出个零比二十万?小小要是想别扭了,能不认为奶奶这么做不是一般的重男轻女。

过去逢年过节,小小没少孝敬奶奶,最多一次给过八千。

庞子华跟倩芳演的是一出双簧戏。

昨晚,亲戚们还没有到齐,倩芳跟丈夫合计,洪姨放在她们手上的二十万怎么办?要是没个能拿住人的说法,过后就得乖乖吐给哥嫂一半。

洪姨钱财上的事,平时庞子清两口子懒得磨牙,他们总觉得洪姨每月收入有限,不过那么一点养老金。可是庞子华两口子,就格外当回事了,时常做局设套,探摸洪姨的钱底儿。

洪姨文化浅,心直口快,嘴上自然也就没个把门的,私房钱早就给倩芳摸得一清二楚。

去年倩芳看婆婆的身体每况愈下,就三番五次往婆婆家跑,劝婆婆把那笔私房钱拿出来买保险,每年能分到一大笔红利,比存银行划算多了。

婆婆不懂得理财,起初推推挡挡,后来抗不住倩芳软硬兼施,也不愿意招惹她怄气,怕她回家跟子华咯咯叽叽,主心骨就立不住了,最后顺从了她。

二十万到手后,有一次倩芳过来,正赶上保姆在卫生间,就再三叮咛婆婆,买保险的事,千万不能告诉哥嫂。婆婆一听这话,意识到她心里有鬼,后悔手松,没攥住那二十万。

洪姨说,又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咋就不能对你哥嫂讲?

倩芳就说,妈你怎么糊涂了?你背着他们攒下这些钱,他们能不觉得你这是在跟他耍心眼吗?尽管哥嫂不在乎这几个钱,可是毕竟敏感,容易产生误会,一旦关系弄出疙瘩来,妈你能不上火嘛。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二十万放我手里钱滚钱,利生利,你还有啥不放心吗?

洪姨让二儿媳搞得闹心,总觉得这纸里面包的是火,哪天大儿子要是知道了,自己还真就不好洗白。

洪姨怕惹二儿媳,可也没怕到老鼠见猫的份上。

一次洪姨试探倩芳,说,二十万买保险的事,你哥知道了。

倩芳听罢,一脸不高兴,妈,不是嘱咐过你不要说嘛。

洪姨可怜巴巴地说,那天你哥来,话赶话,我说突噜嘴了。

几天后,庞子清过来送烧鸡,洪姨把二十万买保险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庞子清说,嗬,妈你行呀,没少攒呀!

洪姨望着儿子说,这不攒出愁来了嘛。

庞子清有一搭无一搭地说,妈,有啥好愁的?钱是你的,你愿意咋着就咋着。

洪姨做错了事的口吻问,子清呀,妈问你,妈那二十万,老二媳妇不会匿下吧?其实我那钱,是留给你们哥俩的。

庞子清问,妈,你哪来的二十万?

洪姨说,平时一点一点积蓄的。

庞子清说,谁让你给我们攒钱了?平时给你钱,就是让你花,你说你存个什么劲呢?

洪姨唉声叹气,谁说不是呢?

庞子清安慰道,现在后悔也没用,先这么着吧。

倩芳说,都怪妈嘴漏风,她要是不告诉哥,这二十万就神不知鬼不觉了。

庞子华心烦意乱地说,别瞎发牢骚了,说说你有什么招数应对吧。平时他们家处理事,甭管大小,一向是倩芳的脑子指路,庞子华的嘴落实。

倩芳说,只能硬闯关了,明天等亲戚们来齐了,我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哥支开,然后你当着嫂子和亲戚们的面,说妈活着的时候留话了,多多打小没有母爱,心疼多多,这二十万,就留给多多上学和日后成家用了。

倩芳是多多的后妈,多多半岁那年,庞子华离了婚,多多七岁左右,倩芳做了多多的继母,多多是奶奶一手拉扯大的。

庞子华闷闷不乐地说,空口无凭,万一哥嫂较真咋办?

倩芳说,出其不意,先发制人,等哥嫂反应过来,也是生米做成了熟饭,量他们当着亲戚的面,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干吃哑巴亏。

庞子华心里不踏实,这样一来,往后跟哥嫂,就不好相处了。

倩芳说,走一步,看一步吧,不这样还能怎样?除非咱们不想要这二十万。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不想要这二十万,那咱当初干嘛费那些劲去哄这二十万?

庞子华背过身子说,明天起早,睡吧睡吧。

倩芳把庞子清叫到走廊尽头说,哥,明天火化后,咱们直接去公墓存放妈的骨灰盒。等把妈安顿好后,咱们直接去家乡人吃午饭,订了四桌,备一桌,一桌一千六,菜谱在这里,哥你看看。说完掏出菜谱递庞子清。

庞子清把菜谱挡回去说,既然事都交给了子华办,我就不插手了。

倩芳说,哥,子华笨手笨脚,哪里照应不到,哥你可得及时提醒提醒他。

庞子清说,脑子够用就行。还有事吗?

别的没什么了,哥。

那咱们回去吧。

回房间不久,已经恢复常态的庞子华,张罗亲戚们去吃晚饭。

柳眉故意磨磨蹭蹭,拖着庞子清走在后面,结果没赶上大拨下去的电梯。

子清,咱走楼梯下去。柳眉说,刚才你出去时,你弟当着亲戚们的面,一把鼻涕一把泪,说妈有二十万存款,都留给了多多。这个事,你知道吗?

庞子清心里给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停住脚步,沉着脸问,刚才?子华说的?

对。柳眉说。

庞子清一脸失望。

柳眉盯着丈夫的脸说,回答我,你究竟知不知道?

自从那天洪姨把二十万买保险的事送进庞子清的耳朵,他就守口如瓶了,一直没有告诉柳眉。这年头,儿媳之间,能相处明白的不多,尤其是面对利益,翻脸瞬间的事。庞子清不想找心烦。

庞子清心里明镜似的,二十万落到了弟妹手里,再想让她吐出来,怕是不容易。弟妹除了贪钱爱财,别的大毛病没有。但是这二十万,到头来总得给柳眉一个说法,柳眉得不到钱,再占不住脸面就说不过去了。

刚才他一听说弟弟强行扣留了二十万,心里直骂弟弟蠢货,把他的计划全都打乱了。

这次洪姨住院前,病情不稳定,庞子清就有了预感,老妈的日子,恐怕不多了。

他于是跟弟弟提起了那二十万,说这个事呢,你一直瞒着我,我也不怪你什么了,只是老妈从这次住院起,往后所有花销,我不再拿,你也不用掏,全从老妈那二十万里出。老妈的钱,最终花在老妈身上,这样咱们不留遗憾,你觉得呢?

弟弟理亏地说,哥,就按你说的办。

为了到时暗中帮弟弟一把,少让柳眉看出破绽,庞子清还是动了一番脑子。

他转天就给庞子华铺路,把老妈的身份证、医保卡、特殊疾病门诊卡、病历等交到弟弟手上,说,哥管了这么多年,这最后一站的事儿,就交给你了,不然你往后就没有机会尽孝心了。还有,日后妈的后事,我也不沾手了,全由你处理,我的意思你明白吧?

弟弟倒口气说,哥,你的意思,我明白。

庞子清说,咱哥俩啥都好说,只是你嫂子那头,到时我总得给个像样的说法吧?

弟弟道,哥,我明白。

庞子清觉得老妈花不净这二十万,到时剩下多少,他找个茬口,往全权打理后事的弟弟这边一推,事差不多就过去了。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次老妈刚住进医院,就撒手而去,二十万一分未动,因为办入院手续时,庞子清交了一万块钱押金。

眼下事儿全让庞子华搞砸了,把他放到了被动尴尬的位置上。

柳眉说,你怎么不说话呀?

庞子清双手插进裤兜,气哼哼说,先去吃饭,等回家再说。

柳眉拽住他说,庞子清,你少跟我来这套,我就要你现在回答!

庞子清说,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松开手。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争夺母亲20万遗产,弟媳突然拉我去外面说话,等回来发现中计了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sh/2017-08-12/3704.html
㊣ 投诉/商务合作:⑦①⑧⑨⑦⑧⑤⑨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