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闻&张昕:只做健康好肉

  中国的足球没有别人踢得棒,天没有别人蓝,这也罢了。但是我们却没有理由让下一代吃的肉没有别人的好!这就是我们做香草小鲜的动力:我们要为下一代找到一块放心肉!

  所谓道德这个词语,往往会很沉重。我们曾经拥有一个美好的时代。在那个时候,食品安全还不是社会问题,买卖双方容易相互信任——因为那时的人讲信仰,有底线。然而这二十多年来,很多都变了。在餐桌的这头和那头之间,潜伏着太多的不确定和不信任。

  所以我们觉得,尽管提“道德”的概念有些太严肃,但是做生意,尤其是做食品生意,是一定要多讲讲道德。香草小鲜做的是“绿色肉品产业平台”,最重要的就是绿色,不仅提供的肉要营养好吃,而且一定要绿色安全。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找回农村和城市之间的相互信任;找回深藏在国人心底的道德信仰;让每个人都吃得起放心香猪肉。

  最质朴的养殖,信心靠产品说话

  很多人都知道“丁磊黑猪”已经名气很大了,市场上成熟的健康猪肉品牌也不少,我们为什么还要往里面挤?光靠一腔热血肯定是不够的,我们之所以认定了这个事情能做,是因为香草小鲜肉确实与众不同——

  上世纪八十年代,于光远先生曾经写给国务院大力推荐籽粒苋养殖技术。国家也总计拨款两亿元进行“以草代粮”研究。35年下来,我们的一线专家团队进行了上千次籽粒苋优化科技实验,积累下来重达68公斤的手写研究资料,才有了如今的香草养殖模式和香草小鲜猪!

  我们的香草小鲜肉,零激素、零农残、零抗生素,这“三零”是用户最关心的健康指标;钙、氨基酸、蛋白质、不饱和脂肪酸、抗自由基成分含量远远超过普通猪肉和生态猪肉;胆固醇和脂肪含量也比它们低很多;重金属含量远优于最严苛的欧盟标准。这就是“小鲜肉”很牛的地方。并且因为高含18种氨基酸和矿物质,所以它的口感和色泽观感都相当有吸引力,我们有几句广告语叫“找回儿时的肉香味”、“白水煮肉,尤胜鸡汤”,用它来白水烹煮不加任何调料,都能有鸡汤的鲜味,一点也不夸张。

  好肉,其实只是“好产品”的一半。另一半,那就要靠让用户很舒服的消费体验。这一点是我们在未来一年里都要着重提升的环节。

  比如香草小鲜的生产与服务全过程需要“被看见”——只有看得见,才能放下心。我们要通过互联网系统和VR/3D全景溯源技术,让每一位用户都可以随时在手机上查询猪只的生长环境、健康状况、饲养情况;看见猪肉从屠宰到冷链到端上最后餐桌的全过程。“找到每一块肉的来源”,只有让用户明明白白消费、清清楚楚了解产品,才可能做出十年、百年的食品企业和产业平台。

  比如传统养殖业的营销模式需要“被颠覆”——养猪未必都是先养后卖,也可以是以销定产,通过网上下单、仿真经济模型和大数据计算,提早知道未来一年猪只的预计市场需求量,就能降低存栏风险和库存成本压力。而且大家买猪肉也可以众筹、拼团、认养年猪、一键开微店、发猪肉红包……一边消费一边赚钱,多高兴的事儿?

  如今做互联网产品,如果你还不懂得提升产品在使用功能之外的体验价值和情感价值,那么就真的很痛苦了。

  香草小鲜肉实物图

  香草小鲜腊肉实物图

  这是一盘很大的棋,我们希望能下好开局

  现在做互联网平台,其实最好的风口已经过了。但是我们的初衷并不只是想自己开几十、几百或者几千个养猪场,赚点钱就好了。因为中国实在是太缺猪肉,尤其是健康猪肉了!2015年,中国人均消费猪肉39.9公斤。2016年,我国生猪产量短缺高达3462万头,1到5月累计进口量56.81万吨,中国猪肉的定价权实际上已被美国掌控。更让人不安的是,过量使用抗生素与激素等问题已经成为猪肉安全中最常见的问题,大家吃猪肉的时候心里都在打鼓。

  所以我们自己就算再能干,拼命干到吐血,单靠一己之力也是杯水车薪,不可能改变这个大一个猪肉市场。香草小鲜从最开始就抱着开放共创的心态,希望整条产业链上的各个资源方,从种植到养殖,从屠宰到冷链,从运输到销售,都能够加入到我们这个共享平台上来,众筹社会生产力,改变传统农牧业相对落后的思维和运营方法,利用互联网红利把影响力做大,使用一套合理科学的顶层设计和分利模型,激发出产业链上各个共生资源方的参与感和传播欲,让末端的养殖户真正赚到钱;让更多的终端用户享受到安全好吃而且不贵的“香草小鲜肉”。

  互联网+农牧,这是一篇很大的棋,要整合的资源和颠覆的模式太多,过程会艰难曲折,甚至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麻烦。我们俩一个是做房地产和大健康出身的,一个是过去做工程机械的,半路出家谈何容易?有很多知识都要现学现用。对于这回的二度创业,不敢说已经想好了每一步,不过希望能下好开局。

  香草小鲜实体体验店

  我们或许会走错路,但是这件事情的意义没有错

  猪肉是消费品中的大类,刚需,高频,跟每个人的生活质量都有关系。很多人不知道,其实中国的生猪产业占GDP达到了2.62%,每年1.4万亿元人民币的经济规模。所以说改变猪肉品质的事情绝对不是小事,香草小鲜现在才刚刚成立6个月,还在小步快跑,迭代试错,这个过程一定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甚至我们有可能走错路,要交学费,但是这件事情本身特别有意义,值得我们“赌”上所有的时间和热情来做。

  我们认为,肉品养殖业这个最古老最传统的行业,必然的突破方向是数字化、可视化、个性化最后到人工智能。现在我们只是在做香草小鲜第一阶段的基础工作而已:建标准(养殖运营系统标准化、品牌运作系统标准化、C端交互系统标准化),造爆点(猪吃草、人讲信),落案例(河南兰考、上海崇明岛、内蒙古磴口、云南贵州等地都有我们的合作方),而最终要打造的,是一种资本模式。香草小鲜的底层构建是可复制、标准化的智能绿色农业;顶层设计则是爱、健康和社交。只有这样去规划,我们的事业才不仅可以贯穿产业链始终,更能使产品和用户产生深深的情感共鸣,从而真正实现“改变国人餐桌和体质”的愿景。

  目前我们国家还没有制定真正意义上的绿色养殖标准、绿色猪肉标准,我们很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养殖探索,协助相关部门把这些标准建立起来。在内部管理上,香草小鲜会扎扎实实地梳理和沉淀工艺、流程、内控、模式、支付、金融等一系列环节;在行业生态标准上,小鲜则会着重去经营资源整合、端口开放、品牌共创、用户连接、互联网+物联网+BOT。

  我们团队的每一位同事都觉得:未来香草小鲜最值钱的地方,就是把标准变成基石,并且通过输出标准和模式来飞速壮大,最终形成开放共创的大数据智能生态平台。这件事情我们不一定能成功,但是至少可以做到“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也是一种荣幸。

  兰考香草小鲜合作社已经启航

  做企业,真正的智慧在于平衡“舍与得”

  我们不仅要给用户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交代,也要给这一行的“前辈”们一个妥善的交代。因为我们的核心技术是经过35年的艰苦研究得来的,我们的肩上承载着他们“以草代粮”,让中国的牲畜不再与人争粮的历史使命。在新的时代条件下,还有“精准扶贫”、“产业升级”、“二次创业”的三大背景,所以香草小鲜的每一步都要尽量减少错误,提高准确率。每当我们遇上不好选择的难点的时候,我们就用“能不能做好三个交代?”来衡量。凡是符合的,我们就去做。不符合的,就停止。

  农牧业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但是遇上互联网之后,就会出现一片非常辽阔的天空。共享经济会给绿色养猪插上翅膀,通过消除多余的中间环节,有效降低成本,让每个家庭餐桌上的香草小鲜猪肉“好吃不贵”。

  在我们小时候,天是蓝的,水是绿的,空气是洁净的,猪是吃草的。为了重新找回这样的情景,香草小鲜的团队6个月来付出了很多努力和奉献。我们衷心感谢每一位团队成员,感谢他们不忘初心,永远只做良心食品!感谢他们把最好的时光都投入到了这件事情中来。赚钱并不是香草小鲜最重要的目的,我们最希望的是让我们的下一代,让中国的下一代都能吃上健康安全放心肉。与此同时,如果在实现这个目标的过程中,我们刚好也赚到了钱,那么一定会让整个团队共同分享美好收益。这不叫做胸怀,而是一种尊敬——对于创业精神应该有的尊敬。

  中国到现在都还有一些老板没有看明白这个关系,不舍得把股份和盈利分给员工,既弄得自己很累又阻碍了企业的成长,相当不划算。而且还有很多企业家太把自己当成老板,缺乏对用户的平等沟通和尊重,从而找不到真正连接他们的好方法。所以他们在面对移动互联网时代就会感到特别的迷惘和无助,甚至很不快乐。所以我们真诚的建议是:打开自己的心,不要把企业当成自己私人的,而是和员工、和用户共同经营的,试试看,说不定会豁然开朗。

  PS:

  [唐闻、张昕]:

  香草小鲜联合创始人,中国好拍档,年龄60后心态00后,认为当好“网民”是做好企业家的第一课。曾成功操盘多个实业和互联网项目,跨界房地产、机械制造、农业种植、金融投资、健康产业数大领域。

  唐闻,中国卖炭翁、福瑞至控股董事长、赛伯乐基金合伙人、成都力宝大厦之父、四川正和岛轮值主席、四川大学客座教授,希望通过不懈的互联网+低碳努力,来“让地球低一度”。

  张昕,绵阳怡和工程机械公司董事长、四川工程机械常务副会长、四川大学高管总裁同学会常务副会长、四川正和岛岛亲,希望通过 “一颗种子”的努力,让国人都吃上“绿色健康肉”。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唐闻&张昕:只做健康好肉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ttyw/2017-01-12/1215.html
㊣ 投诉/商务合作:⑦①⑧⑨⑦⑧⑤⑨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