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在博物馆里很不正经?

嗨,那个谁,

  听说你在博物馆里很不正经?

  唐男陶俑

  自从2011年“愤怒的小鸟”爆红网络之后,博物馆里各种萌物便开始层出不穷。

  这些萌物不同于其他文物的端庄或古拙,他们不仅贴近生活,更重要的是,还自带笑点。

  嗨,那个谁,听说你在博物馆里过的很欢脱?

  

  商代鸮(xiāo)卣(yǒu)

  高19.7cm,口长径12cm

  短径8.6cm,宽13.4cm

  现藏于山西博物馆

  愚蠢的人类,愤怒的小鸟哪有我可爱~

  自带夜视功能,飞的上树,上得了酒桌又卖得了萌的,舍我其谁?

  好吧,我是一个猫头鹰造型的酒器,虽然后世多把我们看做不吉祥的鸟儿,但在商周时期,我们可是颇受人们喜爱的呢,有学者说我们是距今五六千年的红山文化的主要图腾崇拜,可是时间毕竟太久了,着实记不太清楚了。

  快看,这有个身重剧毒的马头?

  

  三星堆马头

  额,是说我?

  龇牙咧嘴,歪脖吐舌?人家明明这么呆萌可爱好吧。如此放荡不羁爱自由的美,你们怎么不是把我跟《怪物史莱克》中的贫嘴笨驴相提并论,就是只看到了表情包?

  面对两千年前的祖宗,你们这态度,十分值得思量~

  

  东汉彩绘石骑马人

  高78cm、长77.2cm、宽25cm

  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

  哎喂,我是正经马,上图那个中毒的爷爷跟我没关系。

  悄悄告诉你,我之前认识的一个说唱艺术家说,我比他可萌多了,不要声张哦,毕竟他比我要大很多,要懂礼貌。

  你看我昂头竖耳,是不是很精神?因为我刚在河边草地上吃饱啦,看到主人手中的那两尾鱼和酒壶了么?主人说,他喜欢这种怡然自得的生活,其实,我也喜欢呢,河边的草,很鲜嫩。

  那天有个石雕家看到我们说这就是他一直找的生活的气息,想为我们做一个雕像,他雕刻的很细致,将主人的神态刻画的很到位,只是我有点不开心,因为我感觉他把我雕的有点儿傻,有点儿胖~

  谁?你还记得那个说唱艺术家啊,他可是很多才多艺的……

  多才多艺的艺术家?那个,你们俩真的不是在互相吹捧么?

  

  东汉击鼓说唱陶俑

  高56cm

  中国国家博物馆

  谁说我们在互相吹捧?

  难道那匹小马儿不懂事?难道我的表演不精彩?

  来,听我给你表演个节目,我的即兴表演,当年武帝听了都曾夸赞过的。听说,当年秦始皇曾计划修建一座东到函谷,西到宝鸡的苑囿,可是在我们的前辈优旃的劝说下才放弃了这祸国殃民的计划呢。在中国的历史上,我们可是很重要的存在。

  咳咳,说远了。来来来,喝杯酒看我表演。这件春秋牲尊,用来温酒刚好。

  

  春秋牺尊

  33.7cm,长58.7cm

  重10.76kg

  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温酒?

  看本尊威武的身躯,难道不是更适合耕地么?哈哈,好吧,其实温酒的活儿,本尊做起来更顺手。

  可是,估计本尊以后再也没办法温酒了,说起来挺伤心的,当年我们尊在青铜器界,可是号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存在。谁知本尊不过睡了两千年,醒来先是发现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然后就发现身上少了三个盖子,连尾巴也不知哪去了。虽然这一身龙蛇纹饰的衣服华美尊贵,可是零落成一块一块的,想来委实伤情。不知,当年那只小野猪怎么样了。

  

  商代玉卧猪

  现藏于观复博物馆

  奔跑时像风,卧倒时很安静。

  虽然我们野猪很机警,可是自从人类发现集体狩猎比个体容易一些后,森林里的同伴,就渐渐少了。

  后来,许多小伙伴都被人类放在一个集中的地方养着,慢慢的,就变得很温顺,连獠牙状的犬齿也渐渐变得很短,一点都没有在森林里奔跑时的凶猛样子了。

  恩,那个时候,我们还是财富的象征呢。虽然我有时也萌萌哒的,可是我有两点是绝对不会忍的。第一,把我跟那些家养的猪相提并论;第二,把我看成一条鱼。我英姿飒爽的长鬃,鱼鳍怎么能比。

  

  商代晚期玉鱼

  长7.7cm

  现藏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布鲁~布鲁~

  我是一条商代的玉鱼,在那个时期,玉雕的鱼非常多,因为鱼与“余”谐音,所以,我们可都是作为吉祥物存在的。

  不过,因为那时候人们的雕刻技术有限,所以雕刻都比较简单,看到前方的那个缕空,你有没有猜到我的作用是什么?

  没错,我是一个配饰。“君子比德于玉”,中国人对玉的喜爱,听说现在依旧不减呢。不过,听说有些金灿灿的器物也很受欢迎,虽然不知道哪里好看,不过做工倒是愈发精细了。

  

  汉代铜鎏金嵌松石玛瑙熊形镇

  现藏于观复博物馆

  看我头上三只眼,看我憨厚带笑容,看我圆润又温柔,看我压住席子不乱动。

  魏晋以前,人们都是以席铺地席地而坐的,那个时候,全靠我们压住席子人们才能随意起身挪动而不会带跑席子的。

  有砖家说西汉文物中熊的形象多是因为汉武帝尚武,明明是因为我们呆萌惹人爱好不?只有我们这么圆润的身体,才可以避免勾划到人们的衣服。像那只弱小金蛙,就做不到这些。

  

  汉代金蛙

  现藏于观复博物馆

  作为一只配饰金蛙,其实本身我是挺骄傲的。毕竟我们蛙,不仅是农耕时期的吉祥物,也是一些南方民族的图腾呢。

  可是为什么不等我跳起来,非要雕刻一个还没跳起来的我呢?

  不理解,不理解。

  这个样子,日后怎么见那只我暗恋了好几百年的独角兽?

  

  战国铜错银瑞兽鹰首带钩

  现藏于观复博物馆

  作为一只独角兽,本神兽的血统和身份岂是你们这些凡人可以质疑的?

  当然,作为一只带钩,我可一直是贵族和武士最爱的配饰呢。“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这等豪迈壮阔,现在是越来越少了,反而拈酸泼醋的酸腐越来越多。

  

  清乾隆 青釉“三酸图”瓷塑

  高18cm

  观复博物馆藏

  苏:酸!

  佛印:苦!

  黄:甜!

  “酸”、“甜”、“苦”的,自然不是所品所赏的桃花醋,是苏轼、佛印、黄庭坚所代表的儒释道三家对于人生千般滋味,万种不同的理解。

  然而酸甜苦辣,岂能一言以概之?不如遨游千里~

  

  清代铜鎏金鹰

  现藏于观复博物馆

  作为一个英雄,如果不能俯视万物,倒是有些可怜。

  可惜,我就是这么一个有些可怜的存在。说起来这倒霉,源自清人对于我们鹰的喜爱,而这喜爱,则源自同是爱好自由的性格。

  吉林敦化一代有首这样的歌谣:“拉特哈,大老鹰,阿玛有只小角。白翅膀,飞得快,红眼睛,看得清。兔子见它不会跑,天鹅见它就发懵……”

  恩,勉为其难能描述我们的英姿,岂能跟只会学舌的鹦鹉相提并论?

  

  清晚期素三彩鹦鹉

  现藏于观复博物馆

  那个,嫌弃本鹦鹦全身都是绿色的人,你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诗叫:“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

  想当年,本鹦鹦是为了出口国外才生产的,虽然最后留在了国内,但日子过得其实还是很欢乐的。

  对了,说起来,我还有一个可爱的“招财鼠”邻居呢。

  

  清乾隆铜鎏金吐宝神鼬

  现藏于观复博物馆

  取笑我嘴里那颗珠子的人,你给我站出来!

  作为财神的好帮手,本吐宝鼬可是货真价实的“招财鼠”,那颗被你们吐槽的珠子,可是代表财富的摩尼宝珠哦,你以为随便一颗珠子本鼠就看得上?

  怎么都像那两只笨猫一样,以为只招招手财富就来了?

  

  清代猫形压石

  现藏于观复博物馆

  虽然我知道你嫉妒我胖的如此可爱,但是我不嫌弃你。你摸摸我,我就呼噜呼噜。

  除了可爱,我还可以压鞋底,做腌菜,大人忙的时候,还可以当柱子拴住孩子防摔。可是,实在想不明白那几只鸡为什么比我还要受欢迎?

  

  为什么?

  小编猜

  莫不是因为今年是鸡年?

  难道因为鸡会打鸣?

  -END -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听说你在博物馆里很不正经?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ttyw/2017-02-20/1379.html
㊣ 投诉/商务合作:⑦①⑧⑨⑦⑧⑤⑨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