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秀皖江舞长龙

——安徽芜铜高速公路建设纪实

  阳春三月,和煦的阳光洒向八百里皖江两岸,两岸金灿灿的油菜花散发着沁人心扉的芳香。在无为县与义安区(原铜陵县)之间,合福铁路铜陵长江公铁大桥——这座目前国内跨度最大的公铁两用桥如长虹贯日般跨越长江,连接起了两岸广袤的土地。在阳光的照耀下,大桥两端芜铜高速黝黑的沥青路面闪烁出动人心魄的光芒……

  合福铁路铜陵长江公铁大桥暨公路接线项目。李琪摄

  自2015年年底建成通车以来,芜铜高速公路已经成为了安徽省江南、江北高速公路网的重要过江通道,对推动皖江地区跨江联动发展,促进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建设,加速安徽崛起起到了强劲的推动作用。

  与此同时,芜铜高速也为安徽高速公路建设开辟了一片全新的天地——由安徽省投资集团代表省政府与芜湖市、铜陵市合作,开创了省市共建、以省为主的建设新模式。通过科学组织、创新管理,芜铜高速在提前完工的情况下,工程投资全面可控,安全生产与质量控制始终维持在较高的水平,全线未发生一起生产性安全事故,无一例死亡事故发生。今年3月,芜铜高速公路被交通运输部和国家安全监管总局联合冠名为“平安工程”。

  这一殊荣来之不易!回顾芜铜高速的建设历程,皖投人为这条皖江腾飞之路呕心沥血、披荆斩棘,书写出了一幅波澜壮阔的动人画卷,将“梦想、责任、忠诚、一流”的精神,牢牢镌刻在了皖江两岸。

  新模式 新起点

  沿江联动,跨江发展。随着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获批,八百里皖江新的过江通道——合福铁路铜陵长江公铁大桥公路接线项目(即芜铜高速)也在国家发改委《长江干线过江通道布局规划(2013-2030)》、安徽省发改委《安徽省长江干流桥梁(隧道)规划》的推动下应运而生。

  安徽省投资集团董事长陈翔(右二)在芜铜公司原董事长杨俊社(右三)、芜铜公司总经理曾勇(左一)陪同下检查项目。朱毅恒摄

  “这条路的建设意义重大,就拿无为县来说,在建设之前,拥有100多万人口的无为县没有一条高速公路,该县乡镇企业发达,高沟镇还是全国电缆之乡,高速公路的缺位极大地阻碍了当地经济发展。芜铜高速建成后,在全国路网中也发挥了极大作用,成为了从武汉到上海最便捷的通道。”安徽芜铜长江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杨俊社说。

  考虑到合福铁路铜陵长江公铁大桥是由安徽省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作为安徽省政府出资人代表参与建设,2012年11月,安徽省政府批示确定:合福铁路铜陵长江公铁大桥公路接线项目由省政府(安徽省投资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芜湖市政府(芜湖市交通投资公司)、铜陵市政府(铜陵市交通投资公司)共同投资、建设、运营。三个出资方共同组建国有合资公司——安徽芜铜长江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负责该项目工程的建设。

  “这开创了安徽省高速公路建设由省市共建、以省为主的合作新模式,这也是安徽省投资集团在省内自主建设、自主运营的首条高速公路,还是跨江通道。”芜铜公司总经理曾勇说。

  据曾勇介绍,芜铜高速起点位于无为县神墩,接北沿江高速巢湖至无为段,取道合福铁路铜陵长江公铁大桥跨过长江,止于铜陵县钟鸣镇,连接铜陵南陵宣城高速公路,全线按6车道高速公路标准建设,设计速度为每小时100公里,路线全长40.6公里,设计批复投资概算为51.3亿元。

  安徽省投资集团是安徽省委省政府确定的首家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改革试点企业,在芜铜高速建设之前,集团在铁路建设上已硕果累累,但在高速公路建设上还是一片空白。

  “我们借助‘小业主、大咨询’的模式,尽可能地利用社会资源,打造了一支精干的建设管理队伍。”杨俊社告诉记者,为此,芜铜公司面向全国公开招聘了一批人才,包括从中铁大桥局引进的前任总经理汪学军,从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引进的前任总工、现任总经理曾勇等人。

  而在项目的实施中,芜铜公司秉承“招大、招优、招强”的目标,在标段划分上创新实施了“大标段”模式:“我们研究了全国的招标做法和条件,过去高速公路招标标段划分较小,容易带来恶性竞争,或者导致实力不足的企业入局,不利于加强管理,所以我们适当扩大标段,最大的标段造价达12.8亿元,成为了安徽高速建设史上最大的标段。”芜铜公司前任总经理汪学军介绍说。

  从招投标的结果来看,芜铜高速也确实实现了“招大、招优、招强”的目标,中铁四局、中铁十二局、中铁二十四局、中铁大桥局均是“央”字头“铁军”,安徽省交通建设有限公司则是安徽响当当的本土交通企业。

  念好投资控制经

  芜铜高速的造价在安徽也是首屈一指,据曾勇介绍,芜铜高速项目桥梁规模大,全线设桥梁15座,占比超过60%,平均每公里造价达1.26亿元。

  从招投标环节开始,芜铜公司就精心谋划了一系列投资控制措施。

  “公司副总经理陈新中带着我们,一步步走遍了40多公里的现场,对沿线地形地貌、原材料价格,临时道路、便桥、取土场等进行了周密调查,尽量将预算和实际情况做到相符,在招标阶段就节省投资3.4亿元。”芜铜公司计划合同部部长汪遵彪说。

  芜湖市委书记潘朝晖(左三)检查铜陵长江公铁大桥公路接线项目

  利用“小业主、大咨询”的管理模式,芜铜公司还充分依托咨询单位专业力量优化设计,避免因设计方案过于保守造成建设浪费。建设过程中,仅图纸优化就实施了16项,减少投资1724.28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芜铜高速还在安徽省高速公路建设中首次采取了“合理价中标法”,避免盲目低价中标为工程质量、安全埋下隐患。

  “就是要实现优质优价,我们既然已经把全国最优秀的企业引进来了,就不能让企业背负着亏损的压力,同时也避免了计价、变更、质量控制、安全管理等各方面的问题。”曾勇说。

  在“合理价中标”的基础上,芜铜公司又进一步强化了合同管理,堵住了造价失控的诸多漏洞。

  “招标文件我前前后后修改了9遍,对合同条款进行优化细化,避免因合同条款没有明确而引起漏洞。譬如有的陆地桩,因为下雨而积水,这种情况施工单位就可能借机提出变更,我们的合同条款就非常明确,杜绝了这类问题。”曾勇说。

  如果说招投标制度是从源头上实施投资控制,那么廉政建设就是防范风险的又一道“防火墙”。据了解,芜铜公司在聘请造价咨询机构把关的同时,还主动请安徽省审计厅将项目列为政府投资项目跟踪审计工程。安徽省纪检委、预防腐败局、国资委等也组建联合纪检组,定期到工地现场巡查督导,同时全程参与项目招投标等重要事项,将廉政建设关口前移。

  此外,芜铜公司还实施了“阳光招标”,每份招标文件不仅有严格的内部审核程序,还引入第三方机构和专家审核评估,通过顶层设计,把招标信息尽最大可能予以公开。在施工工地,不仅在项目部的办公室明示廉政举报电话,各标段的施工现场也“晒出”举报电话,真正做到权力延伸到哪里,监督便跟进到哪里。

  “工程要安全优质,负责工程的人更要安全优质,要把对权力的管控渗透到人的血液中。”杨俊社说。而他本人也身体力行、率先垂范。尽管位于无为县姚沟镇的项目办宿舍经常停水停电,杨俊社到芜铜高速工地检查工作时也从不到酒店住宿;召集施工单位开会,更是不让对方请吃请喝。

  “我跟所有的施工单位说,要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工程建完了,一个不能少,一个不能倒。”曾勇说。

  攻克天下“第一难”

  自开工之日起,芜铜公司就树立了“服务大局、服务建设、服务一线”的方针,积极做好各参建单位的进场统筹安排,及时为施工单位提供进场建设用地,保障了梁场、搅拌站、钢筋加工厂和主线开工用地的需要。

  与此同时,芜铜公司还将工作关口前移,提前调查摸底,对涉铁、涉航、涉路、跨高压等施工项目进行了仔细梳理,分出可控和不可控两大部分,把不可控的因素、建设单位无法解决的问题一一列出来,并提前做好与上海铁路局、国家电网、长江水利委员会等产权单位的协调沟通,提供施工图纸审查、行政许可报批等手续,从而保证全线施工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

  曾勇表示,芜铜高速的工期尤为紧张——合福高铁预定2015年7月开通,要求芜铜高速公路项目必须同步开通。而合福高铁安徽段早在2010年就开工建设,芜铜高速公路2013年9月29日才动工,只要合福高铁开通运营,不论上跨或下穿,就不会允许任何单位在高铁安全范围内施工,因此,芜铜高速公路必须加快进度,尤其是涉铁路段。

  铜陵市市长倪玉平(左一)与芜铜公司原总经理汪学军(右二)、现任总经理曾勇(右一)在施工现场召开建设协调会。何孟坚摄

  但是,芜铜高速的征拆难度,却是前所未有之大——项目涉及无为县6个乡镇和铜陵县2个乡镇,土地征用总量达3226亩,建筑物拆迁达107681平方米。这在人多地少、经济较为富裕的皖江地区,可谓“天下第一难”。

  为了这条民生路、致富路、黄金路的建设,原安徽省发改委副主任张天培多次深入现场了解征地情况,促进一个个问题迎刃而解;安徽省投资集团董事长陈翔、总经理张春雷等人也多次到现场检查指导工作,为项目建设出谋划策;杨俊社则积极与分管副县长、县长等深入沟通。在高沟镇,身为残疾人的某农户在马路边开了一个小卖部,位于红线拆迁范围内,随着项目施工推进,生意越来越好,对拆迁补偿的期望也越来越高,矛盾越来越尖锐。在深感问题棘手时,杨俊社挺身而出,多次到现场协调,并会晤无为县县长、芜湖市市长,同时也设身处地为农户着想,提出了异地搭建小卖部的方案,促使该处矛盾顺利解决。

  为了征拆工作快速推进,时任公司总经理汪学军与副总经理曾勇、孙志军、陈新中和财务总监郑之良等人也纷纷冲上了征拆一线,穿过河道田野,来到田间地头,耐心细致地向沿线群众宣传解释有关法律法规,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足迹踏遍了每个路基施工现场,为芜铜高速建设呕心沥血。

  本着客观、公正和以民为本的原则,芜铜公司在依法征拆的同时,也想方设法为沿线百姓办实事做好事,对于即将收获的螃蟹、水稻等,待群众收获后再予以征拆。此外,芜铜公司还与地方交通部门合作,把交通建设临时设施费与通村公路费用有机结合,按永久性工程标准将施工便道建成通村道路。沿线居民也对芜铜高速建设予以了高度的理解和支持,纷纷积极配合征拆。最终,历经3个月时间,芜铜高速红线用地就全部交出。这样的速度,在征拆工作普遍举步维艰的大环境下,是十分罕见的。

  在此过程中,芜湖市、铜陵市及无为县、义安区的领导均高度重视芜铜高速建设,多次到芜铜高速建设一线视察并积极解决各种问题。尤其是在征地拆迁中,更是大力支持,并依法合规开展征拆工作。各乡镇党委、政府负责人则主动出击,不分昼夜地奋战在征拆一线。

  对此,曾勇感触颇深:“举一个例子,东联乡的女乡长任熙儒,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一天,晚上八点钟发短信说还有几户人家没有确定,11点钟发一条短信说还差一个没谈妥,到半夜两点又发短信,说全部谈妥了,让我十分感动。还有一次,因为地刚征拆下来,我去现场,看到漫山遍野都是乡镇干部在干活,拉皮尺的,登记房屋的,拍照记录的,我非常震撼。”

  打造“平安工程”

  随着施工生产的不断推进,2014年4月3日,芜铜公司邀请安徽省交通运输厅、省工会、省交通质监局和省投资集团领导召开了“平安工地”动员大会,拉开项目“平安工地”创建工作大幕。

  在芜铜高速的建设中,安全生产费用由原来造价的1.5%提升到了1.61%。

  “在我们的管理理念中,安全始终是位于首位的。”据曾勇介绍,为创建“平安工地”,芜铜公司明确提出了“1+2+3=0”管理理念,所谓“1”,即一把手负责制,“2”即安全生产标准化与质量管理标准化,“3”即全员教育、全面预防、全面管理的“三全”管理措施,“0”即力争实现“安全与质量零事故”。

  宛如龙盘凤翥。唐志勇摄

  安全生产,重在现场。坚持问题导向,芜铜公司始终坚持每个月对存在的安全隐患进行梳理,对重大危险源全部列入重点监控对象,并安装了监控摄像头,甚至引入了无人机实施现场突击巡查,安全巡逻车也坚持每天全线巡查。

  “一个星期内要将全线四十多公里全部巡查一遍,对于重点风险源,则每天都要巡查一次。”芜铜公司安质部工程师黄雄健说。

  一般说来,对于施工人员少于一定数量的标段,可不设安全总监而设安全部长,但芜铜公司却要求,无论标段大小都必须设置安全生产总监。

  “我们还强制要求安全总监必须是项目领导班子成员,这样才能确保安全生产措施的执行力。”据曾勇介绍,芜铜公司还专门在一线劳务工人中选取了群众安全生产监督员,出台了群众安全生产监督员的选拔、考核聘任、职责、奖惩办法,进一步完善了现场安全生产监督体系。

  在现场保障方面,芜铜公司也进行了充分规范:要求“四口五临边”防护设施安全到位,临边作业、高边坡及高墩等高空作业均严格按要求进行防护,要求现场设置施工作业电梯及安全爬梯、安全通道等;作业场所临边、交叉作业面、施工便道的急弯、道口等危险点设置醒目的安全标识标牌及安保设施。

  为了切实做到“防患于未然”,芜铜公司还针对高压电、氧气、乙炔,有大量的切割、焊接作业等情况,要求参建单位按相关要求建立了安全生产应急小组,制定了消防安全应急预案,明确消防区域,细化责任,配备了全套消防器材,布置大量的消防设施。

  此外,芜铜公司还经常性地开展各种安全检查工作,确保措施能够落到实处。“我经常不打招呼到工地查看,发现问题立即叫停现场整改。有一次,发现20米左右高墩施工,没有按要求设置“之”字形爬梯,我就在前面先爬,项目经理带着施工队队长在后面也一起爬上去,让施工队伍切身感受到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并引起全线对高空作业的安全重视。”汪学军说。

  如果说现场是安全生产的“一线阵地”,那么人就是安全生产的核心。针对劳务工人“放下锄头上桥头”的普遍现象,芜铜公司通过卓有成效的教育培训,不断提高人员素质、夯实安全生产基础。从一进场开始,公司每季度都会请省安监局、质监局专家来培训,对每个标段的专职安全干部和安全员进行培训并现场考试;每季度聘请安徽省安全方面专家定期检查,并现场点评提出意见;请省质监局对大临设施进行验收……

  “我们要求每个标段每个月必须对劳务工人进行两次培训,但工人劳动一天了,晚上再学习,往往很排斥,于是我们又为工人准备了小礼盒,提供各种生活用品,激励、吸引劳务工人主动参加培训。”黄雄健说。

  用高铁建设理念建设公路

  芜铜公司的人才来自方方面面,汪学军就参加过多条高铁的修建:“我们将修建高铁的高标准高要求经验借鉴升华,运用到了芜铜高速的建设管理中。”汪学军说。

  为此,芜铜公司将“标准设计、规范管理、精细施工”的理念贯穿于建设全过程。据项目管理部部长李亚平介绍,在工程设计时,芜铜公司就超前谋划、系统思考,大力推行标准化建设,全面优化项目方案,尽量减少工程项目的变更,为后续施工组织创造了良好条件。据了解,芜铜公司在设计之初就进行了大量优化,譬如将墩身高于30米的桥梁统一采用40米预制T梁,墩高小于30米的桥梁尽量采用25米预制箱梁;尽量减少墩身种类,尽可能采用柱式墩和矩形墩……通过这些举措,有利于施工单位提升质量管理水平和标准化作业水平。

  与此同时,芜铜公司还大力推广了首件制,以首件工程的优质评估,示范和引领后续工程保质保量推进。为了严格践行首件制,曾勇要求施工单位炸掉了两个不合格墩柱和一个有缺陷的桥台,并约谈施工单位上级领导,更换了项目经理。

  “不合格就必须砸了,并在全线通报,不容有任何侥幸心理存在。”汪学军说。

  在过程控制上,芜铜公司则高度重视桥梁桩基等关键环节,提前梳理过程控制的重难点,强化对现场薄弱环节的质量控制,从源头上杜绝缺陷;加强对工程质量的过程检测检查和施工现场的精细管理,盯紧施工过程的每一个环节、每一道工序、每一项工艺,切实掌握工程质量的动态变化过程;及时、准确地掌握工程进展情况,发现问题及时处理,建立完善自检、互检、专检制度,实行项目经理责任制、重点工序双岗制、核备制、留名制、复查制和追溯制等制度。

  “施工单位100%自检,监理20%抽检,我们4%抽检,还有第三方检测单位检查验收。”芜铜公司工程部祖强说。

  在安徽省投资集团、芜铜公司以及广大施工、监理、咨询单位的共同努力下,在安徽省各级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下,芜铜高速公路安全、质量全面平稳可控,取得了一系列卓越成就。安徽省发改委、交通厅以及安徽省交通质监局多次视察项目,对项目的工地建设、施工工艺及规范化的施工管理,均给予较高评价。

  时过境迁,芜铜高速已运行一年有余。这条舞动的长龙,正在为长江经济带以及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注入更加澎湃的动力。她在见证皖投人创新开拓、追求卓越的同时,也必将更加鼓舞皖江两岸人民朝着小康社会昂首前行……(许霞  戴文俊)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灵秀皖江舞长龙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ttyw/2017-04-20/1850.html
㊣ 投诉/商务合作:⑦①⑧⑨⑦⑧⑤⑨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