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央企女”不养不葬亲爹获法官支持

 原标题:

山东“遗产案”牵出造假骗取“省府房改房”

 山东“央企女”不养不葬亲爹获法官支持

  本网讯 近日,50多岁的邱女士,拿着《房产证》和亡夫《遗嘱》,及一大行李箱打官司的材料,向本网记者诉说她三年多打官司的经历和令人费解的判决结果:自己和丈夫共有的房子判给了丈夫早已成年的女儿,丈夫无其他遗产,只给邱女士留下了几十万债务。邱女士欲哭无泪,法院这是咋判的?缘何纵容不孝女?

  记者了解到,邱女士的再婚丈夫叫吴俊生,吴俊生1998年与前妻张某萍(山东发改委某财经周刊《××周刊》原社长)离婚后,独立购买了七里山路26号5-1-501房产。2012年邱女士与吴俊生结婚,同年吴俊生查出酒精性肝病住院,吴俊生83岁的母亲也因摔伤骨折住院,吴俊生没有积蓄,不得不靠借贷维持生活和治病。2013年吴俊生把他仅有的房产给邱女士加名,办理了夫妻共同共有的《房产证》。此事引起女儿吴某萌对后妈邱女士的强烈不满,2014年吴某萌联合生母张某萍,将吴俊生及邱女士起诉至济南市市中区法院,主张吴俊生的房产遗产权利。2015年吴俊生因肺癌去世,去世前给邱女士留下《遗嘱》。

  耐人寻味的是,一件原本普通的遗产案,引爆了众多倪端。

1.jpg

  离婚协议约定房产权属

  本网记者查询最高人民法院中国裁判文书网判决书获悉,张某萍与吴俊生1998年协议离婚,离婚协议约定,原住房贡院墙根街10号4-1-502房归给女方张某萍,条件是:离婚后张某萍负责为吴俊生提供三室一厅住房一套,产权归男方吴俊生。

  张某萍为履行离婚协议之义务,利用担任东×讯报社(《××周刊》前身)负责人职务便利,通过伪造前夫吴俊生系《东×讯报社》高级技术职务的方式,骗取了省府前街1号(省政府宿舍)10-3-302房产给前夫吴俊生(未达到离婚协议约定三室一厅标准)。后吴俊生在本单位济南电视台,独立购买七里山路26号5-1-501房时,按国家房改政策,退掉了张某萍为其骗取的省府前街1号10-3-302房。

  “央企女”对生父“生不养死不葬”争得遗产

  法官对“房产证”和“亲笔遗嘱”视而不见

  张某萍与吴俊生离婚,影响最大的是唯一女儿吴某萌。吴某萌在谋求父母复婚无果后,对父亲再婚始终耿耿于怀,怨恨吴俊生,阻挠吴俊生再婚,并破坏其再婚生活。

  多年来,吴某萌在北京央企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工作,吴俊生在济南生活,各自独立,很少往来。2012年4月吴俊生左手骨折,2012年5月吴俊生母亲徐某珍大腿骨折。特别是自2012年9月吴俊生查出酒精性肝病以后,多次住院,都是妻子邱女士独自艰难的以自己的积蓄和对外举债支付所有费用,并承担照料义务,吴某萌既不支付费用,又不尽照料义务。在吴俊生病重、病危、直至去世期间,吴某萌一次都没来看过吴俊生,就连最后处理后事,吴某萌都没来送父亲最后一程,这种生不赡养、死不送葬的不孝女,却通过造假获得法官支持,取得生父和后母的唯一共有房产,吴俊生的亲笔《遗嘱》成了一纸空文。

  律师造假“《授权委托书》”

  法官拒不支持鉴定签名真伪令人生疑

  (2016)鲁01民终1786号案原审中,吴俊生未出庭。山东北方永丰律师事务所律师郭某持“吴俊生的《授权委托书》”代表吴俊生出庭。正是该《授权委托书》遭到吴俊生本人和邱女士的强烈质疑。重审时,吴俊生得以亲自出庭,在庭审答辩中说,上述《授权委托书》签字不是其本人所写,是明显造假。

  记者比对吴俊生在不同时间和不同材料中的签名笔迹,发现吴俊生写的“吴”字基本上可以看作是上“口”下“央”,而在上述《授权委托书》中写成上“口”下“天”,不同之处非常明显。

  吴俊生于2015年1月14日提交了鉴定申请,长时间没有做出鉴定结论。吴俊生去世后,2015年6月25日邱女士作为本案被告再次提交鉴定申请,最终还是没有得到鉴定结论。

  这份“吴俊生的《授权委托书》”成为法官判决的重要依据,鉴定是否是吴俊生本人的签字,在法官那里成为比吃屎还难的事。个中原因,令人生疑。

2.jpg

  虚假陈述自相矛盾作伪证获法官认可

  在(2016)鲁01民终1786号案原审中,张某萍为达到帮助其女占有吴俊生房产的目的,向法院做虚假《询问笔录》等虚假陈述,称该房产是她张某萍出资购买,但并不能提供任何出资凭据,且在不同庭审场合陈述交款金额不一,相互矛盾。更离奇的是,吴俊生及邱女士提交大量客观证据佐证《询问笔录》的虚假性,法官视而不见;邱女士就“张某萍在法院做虚假《询问笔录》系伪证”事项,向公安局报案,公安答复:应由法院查清作伪证事实并报公安部门。

  母女伪造虚假债务被法院驳回

  2014年10月27日,吴俊生在张某萍及其亲家张某某、女儿吴某萌设置的酒局中,被亲家张某某过度劝酒,在喝下大量白酒头脑不清醒的情况下,被诱导在张某萍及女儿吴某萌打印好的虚假债务欠条上签了字。吴俊生几杯酒下肚后,突然分别欠下张某萍12万元,借款时间最早的是15年前,最晚的是4年前;欠女儿吴某萌47.4万元,最早的借款日期是8年前。一顿饭的功夫,吴俊生欠下已离婚16年的前妻和女儿共计59.4万元。十几天后,张某萍及吴某萌分别持欠条提起诉讼,要求已经病重的吴俊生还清欠款。

  吴俊生在庭审答辩中说,8年前女儿25岁,还没参加工作,哪来的钱借给我?与前妻张某萍离婚后,她连离婚协议中的硬义务都不履行,还会借钱给我?

  张某萍和女儿吴某萌利用虚假债务诉讼,查封了吴俊生和邱女士的房产,导致吴俊生在病重期间无法抵押贷款,生活和治疗陷入极度困境,欠下巨额债务,给吴俊生和邱女士造成了严重身心伤害和财产损失,直至吴俊生含冤离世。

  最终,法院轻松驳回了张某萍和吴某萌的诉求请求,并判承担相应的案件受理费和财产保全费,但并没有认定张某萍和吴某萌应承担虚假诉讼的其他法律责任。

  张某萍是山东省发改委处级干部,吴某萌是国务院直属的中央企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职工,这么幼稚荒唐的事都敢干,还有什么亲情和人性可言?

  丢了房子 背了冤债 没了活路

  邱女士出示了四份债务纠纷《判决书》,债务本金46万元,判决由邱承军偿还所欠债务和利息,吴某萌和吴俊生母亲徐某珍在吴俊生遗产范围内承担清偿责任。

  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鲁01民终2733号案中,令人费解的判决房子归吴某萌,判决吴俊生无遗产。

  为给吴俊生治病和生活,欠下46万元债务及利息,加上三年多的各种诉讼费用,邱女士背负上了一生还不清的巨额债务。

  吃瓜群众不明白,法官这是咋判的?

QQ截图20170523154209.jpg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山东“央企女”不养不葬亲爹获法官支持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ttyw/2017-05-23/2315.html
㊣ 投诉/商务合作:⑦①⑧⑨⑦⑧⑤⑨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