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少年游戏的征途路

 QQ截图20180416155007.jpg

影片想传达给观众的东西很多,观众的感领悟到的也不会仅仅是一个“中心思想”(一个暴露年龄的词,没在语文课听过这个词的年轻朋友请另行找词替换)。就像老婆,她就会有“无论虚拟世界如何精彩,现实生活也是逃避不掉的,哪怕它如此糟糕”的感想。而让我有写这篇观影感冲动的,是电影中一个并不“热闹”的桥段。

影片中(原谅我要剧透了,好在这个时候该看的应该已经都看过了。)几乎全世界的人都在玩同一款网络游戏,游戏的虚拟世界叫做“绿洲”。绿洲的存在俨然已经成为另一个地球。这个游戏的父亲,也就是绿洲的造物主叫哈利迪,是一个技术死宅。他能成为全球头号游戏公司的创始人,也只不过是因为他对游戏的喜好恰巧是大众的喜好。影片中的反1号叫诺兰(别瞎想,和拍《敦刻尔克》的那位没关系)。在诺兰还在哈利迪公司打工时,趁着给哈利迪倒咖啡的功夫大谈游戏会员分级、收费方案。哈利迪淡然地喝着咖啡,对诺兰的提议不置可否,甚至可以说是置若罔闻。因为在影片的设定里,哈利迪只是一个想做一款自己喜欢玩的游戏的玩家而已。

这个电影是在我与朋友聊及“技工贸”和“贸工技”不久后看的,所以这个桥段对我的触动非常大。在商言商是没什么错的。既然成立了公司,总要为手下的小弟负责。但所有的创始人是不是都要静下来想个问题,“想要什么”。

这是一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很多人都怀着各种目的走向了为自己打工的路。创不创新的这我不好说,但“大众创业”确实是有那么点儿意思。这其中就包括我周围的小伙伴……和我。

我的创业方向有两种选择,1种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物质欲,如开个咖啡馆,开个网店什么的;而另外一种,则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或许只是想做一些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事。从大学毕业以来,我就一直在尝试着实现自己的各种在当时是独创或者我以为当时是独创的点子,如大家所想,它们各个都无果而终,其中绝大部分在和朋友讨论可行性时就被pass了。其中一部分固然是有实现难度大的原因,但更多的,是我太渴望将近期才想通的2条创业之路合并在一起实现了。

听起来像是我有毛病:“创业不是为了赚钱难到是为了玩么?”对于哈利迪,是!!对于我,是!!!

这世界自己喜欢恰巧又是大多数人所需要的事情很少。所谓赚钱,需要考虑自己的受众,需要去迎合他们,如果要最大化地获得利润,就要将客户群扩展至极限,不惜违背自己的初衷,放入大量的低级趣味去谄媚他们;所谓赚钱,需要考虑自己的经营风险,自己别出心裁的创意是没有经过任何市场考验的高风险,模仿、抄袭甚至山寨成功案例无疑是这时候的最佳选择。曾经踌躇满志的创业人变成了一个成功的利润攫取者,我不说商人,是因为自古以来我国成名的大商人皆为儒商,他们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在我心目中的地位还是挺高的。

自己去做一些当时没有提供,但自己却有需求的东西,随即这个东西也被大家所需要。我猜这也许是伟大发明问世的历程,我觉得这应该也是所有追逐梦想的创业者去走的一条路。不屈从于商业巨鳄的阴霾,不受惑于急功近利者的暴富,也许百年后,全世界的人会把你和比尔盖茨、乔布斯、蒂姆·伯纳斯-李等为世界的改变作出贡献的人相提并论,而并非作为一个抄袭别人产品的暴发户被人遗忘。

我不想妄谈高尚,自己也并非“取之有道”的君子。我只不过是一个超级强迫症 (我不是处女座哦),是一个在自己在意的方面有着死磕一切劲头的执拗的过时的大叔而已。所以对于那些摆着着装简单的妹子的图片和标题党新闻的正经网站,我只是不喜欢(同样不是清高,我可能会直接去色情网站下片,却厌恶普通用途网站诲淫诲盗),但表示非常能理解。赚钱么,养家糊口过好日子么。尤其是以我目前的境遇更没有资格去诽议这些勤奋努力的人们。我只希望,我自己最新的这个不以盈利为目的的项目能够服务到一些和我一样爱好和需求的人。

最后回到电影,我想说制作团队用游戏作为个例来演绎理想与商业的关系的想法真是太绝了。因为关于游戏,我也有好多要吐槽的。无奈作文主题只能有一个。我中途好几次差点儿写跑题了。

另外就只是很奇怪,前不久的《古墓丽影》,有说像《鬼吹灯》的,有说像《盗墓笔记》的。刚刚在时光网翻了几页《头号玩家》的评论,好像还没有看到有人说世界观设定有些像《夏日大作战》的。还好我在电影上是个外行,不敢轻易地对电影去品头论足……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头号玩家》少年游戏的征途路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yp/2018-04-16/4530.html
㊣ 投诉/商务合作:⑦①⑧⑨⑦⑧⑤⑨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