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国之崛起》张博版秦昭王收放自如重剑无锋

  在玄幻、仙剑和穿越流行泛滥的当下,《大秦帝国之崛起》给荧屏带来一股古装历史剧的王者之风,延续系列前两部《裂变》《纵横》的特点,仍然是在低调开播,口碑高奏,无论媒体评分还是观众好评度都吊打同类作品,凭着精彩纷呈的权谋博弈和群雄斗法,宏大而又宏大的史诗篇幅,鲜活而又传奇的历史群像,赢得如潮好评,其中由演技明星张博饰演的秦昭王蠃稷,因其栩栩如生又收放自如的表演,成为该剧的一大亮点。

  秦昭王是秦国历史上功绩与争议同样大的一位君王,凭着过人的谋略文治武功,从一个受宣太后庇护的熊孩子皇帝,变成废太后、削大将一位铁腕君王,在复杂的战国情势下先后绝楚,弱齐,平赵,可以一手导演了秦朝从一方豪强到天下霸主的崛起,为后辈统一六国奠定了坚守的基础,可以说是整个战国时代的关键先生。

  秦昭王长寿,在位五十六年,张博演了五十六年,从十九岁继位演到七十五岁驾崩,从阳光奔放对未来充满幻想的青年人,到饱尝人世悲欢见证过血色江山的古稀王者,这年龄跨度大到难以想象,而张博却能演得得心应手,留下了太多让人印象深刻的精彩戏码,例如第3集初登场时,用笔在嫔妃的背上画出战国地图,美人如玉,他却带着一脸的神往,专注地勾勒着自己心中的疆土,不用台词就表现出人物在环境熏陶下,养成了只爱江山不爱美人的性格。

  对于这样一个处境微妙,心思缜密的人物,张博的表演突破了外在的形象,也深入到人物的内心世界中,例如在上位初期,看似好动贪玩的形象,实则是从小耳濡目染宣太后和魏冉的强权凶悍,对其又依赖又害怕,以示弱求生存的假相,而年轻的热血和想象也驱使他屡次试图脱离太后的控制,真正掌控秦国的命运,就像对待田文的态度上,他不顾太后的软劝硬阻,一意要把齐国的田文请来做秦国的丞相,从一开始的欣喜若狂,恭迎田文并亲手携其入城,在宴席上为其与太后周旋,而当狗盗夜入盗书,静坐于床榻之上的表情说明,他意识到了自己的稚嫩,这几场戏,从欣喜、自负到失望、冷静,张博把青年秦昭王不成熟的一面演绎得妙微而又精准。

  可以说,宣太后,魏冉、苏秦、田文、楚王,这些叱咤风云的老江湖,联手教会了秦昭王如何在险恶中生存,在危机中壮大,而秦昭王具有强大的学习能力,迅速汲取着别人的经验和教训,学会了如何不利的局面下运用谋略,实现自己的目的。在经历了一连串的失败打击之后,秦昭王越发成熟,当涵谷关失守后,他临危不乱,从容调度,成功解除危机。

  此时的秦昭王,已经初现王者之风,而张博的表演却并不是流于表现,而是富有深度和内涵,例如第10集中,他向让宣太后和魏冉阐述自己的政治主张,申明出兵征伐魏韩的必要性,把天下局势分析得有理有据,其掌握时机的眼光和手法都非常独到,让老谋深算的魏冉也为之赞同,这一大段的对白中,张博一改人物之前的浮躁与虚荣,取而代之的是纵观全局,胸有成竹,江山在握,把天下大事都置于弹指之间,又有谦和诚挚的感染力,堪称是真正达到了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状态。

  果然,深思熟虑后的秦昭王言出必行,秦军大获全胜,战国进入秦、齐、赵鼎立阶段,秦昭王让天下为之侧目。表演的妙处还见诸于第12集,秦昭王并没有因为胜利冲昏头脑,在“夜会苏秦”这场戏中,苏秦侃侃而谈,把七国形势与灭齐的谋略分析得头头是道,秦昭王先是静静的听着,而后两人展开一番讨论,指出苏秦战略中的变数之处,并诚意挽留苏秦,这一大段戏,秦昭王的大局观和谋略智慧,识才惜才之明,全都被张博拿捏得恰到好处。正如苏秦所说,“秦王有鸿鹄之志,苏秦却只有燕雀之想。”两者的境界由此立判,恃才傲物的战国头号间谍苏秦做出了一生中最心悦诚服的一拜。

  笔者一直都很喜欢张博的表演,这位年轻的演员经常在古装剧中塑造出扎实的人物,例如《三国》中的孙权,《孙子大传》中的勾践,《苍穹之昴》中的光绪,都是荧屏帝王形象中的优秀范例,而这一次《大秦帝国之崛起》的秦昭王,大跨度和深入灵魂的表演更加的让人刮目看相。剧集后面还有索要和氏壁、攻赵割楚、长平之战,废太后、杀白起等诸多经典戏码,更多好戏在后头,张博的精彩表演也仍在继续。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大秦帝国之崛起》张博版秦昭王收放自如重剑无锋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yule/2017-02-20/1367.html
㊣ 投诉/商务合作:⑦①⑧⑨⑦⑧⑤⑨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