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丝三5:塔林心音

(文/肖云儒)由圣.彼得堡到塔林,一上午整个车队在林子里穿行。厚厚的绿,沉沉的绿,层次丰富的绿,千变万化的绿,从远方一直铺到眼面前,又从眼前再铺向远方。车队几乎是在绿海中冲出一道白浪,向塔林驶去。

由于爱沙尼亚不认可国际驾照,每辆车都换上了他们本国的司机。到达塔林后告别时,我们将西安中铁中学学生的木刻作品送给为12号车开车的爱沙尼亚女司机汉娜,她高兴地说:“我向往中国,会去那里找你们。”并且一定要送给我一个塔林景观的冰箱贴。

我是第二次来到这个波罗的海滨城市。原以为中文“塔林”是意译,城市里有“塔之林”,因此对参观这座城的欧洲塔充满期待。及至听到导游讲,“塔林”一词系由“丹麦的”和“地堡”组成,意为“丹麦地堡”,才知道自己误解了。

塔林原来是“丹麦地堡”!这个城名为由来似乎传达出了些许的历史苍凉。万里行车队这次要到的波罗的海三国,地处芬兰湾南岸,是连接中东欧和南北欧的交通要冲和经济枢纽,自古以来受着周边几个强国觊觎、挤压,曾先后被俄罗斯、芬兰、丹麦等国占领。外族的统治没有让他们软弱和屈服,反倒激发了他们民族的凝聚力和独立自强的追求。

记得上次我来时,在塔林老城门的小广场上,有几棵浓匝地的老树,当地女导游、一位业余出来兼职的中学女教师,站在树荫中,向我们介绍了爱沙尼亚被外族侵占、长期不能独立建国的屈辱史。说着说着她激动了,抬高嗓门说:“他们不让我们用自己的文字,要用他们的文字,不让我们唱自己的国歌,要唱他们的国歌!但是爱沙尼亚人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国歌,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在私下里传唱,因为我们的国歌里有独立的诗句、自由的精神。我们的国歌多么好听啊,听我唱给大家听---”她放声高歌起来,周边的塔林人也跟着唱起来。女教师眼睛湿润着,用手指挥着大家。拳拳的爱国之心也点燃了有过同样民族屈辱史的中国游客,我们激动地打着节拍,竖起大姆指称赞这些好样儿的塔林人⋯⋯自由,独立,对一个民族,一个人的生命,是如此如此重要,远比衣食住行份量重得多啊!那天的歌声一直在我心中回响,那激昂的旋律让我触摸到了一个民族的内心世界。这真是爱沙尼亚人的心音!

后来我们去参观了长靴巷,一条拐着弯下坡的窄窄的长巷,像欧洲人的皮靴那样卧在古城之中。一色的石块铺地,一色古堡似的建筑。路也有旅游工艺品小摊,路的尽头有几个石质的拱门,拱门里便是年轻人的时尚街头乐队。见我们这些外国人来了,便演奏起来。意外的是,曲子并不是颠狂的摇滾,甚至十分时尚,只用两把曼陀铃,弹拨随意的几组和弦营造出一种悠远而闲适的气氛,那乐声便融入了古堡的情调之中。我几乎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地方,这群年轻人,这座城市⋯⋯

这次来塔林,跟着当地导游我执着地寻找着上次跑过的那些地方,执着地找那个古城门,那个浓荫匝地的场地。我站在那棵树的大荫盖下,回味着大家一同唱爱沙尼亚国歌的情景。

中午时分,我们爬上了全城的至高点堡垒山。在这里可以饱览这座古老的欧洲城市的风光,遥望波罗的海中粼粼波光,点点渔船。近处则有各种货船客轮,人来货往。一个鲜活而繁忙的现代港口展现在我们眼前。塔林是北歐中世紀著名的商業城市。城区分为老城和新城两部分。老城至今保留了哥特式建筑的风采。这里是爱沙尼亚的重要商港、渔港和工业中心,港口吞吐量在波罗的海各港口中名列第二。国家虽小,却正在大踏步地溶入世界。

不想我与爱沙尼亚的又一次音乐之缘,就在这时候不期而至。

我们在堡垒山顶观景时,一位当地的歌者弹着吉他,在那里轻声地唱着,歌中似有游丝般的忧伤,像是苏联时期在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中的流行的那类歌曲。他见到一群中国人出现了,立即改用中文唱中国歌曲。他的中国话咬音很准,唱时吐字清晰,在悠远中显出一种生命的苍桑。最难得是能传达出歌曲的韵味。我们围了过去,歌手用微笑朝大家示意感谢,大家则用掌声鼓励他。老人唱完《大海!我的故乡》又唱《月亮代表我的心》。这首歌太熟悉了,中国游客都跟着唱起来,歌声像鸽群在芬兰湾上空久久的回旋。唱罢之后,他竟然又用口哨将《月亮代表我的心》吹奏了一遍。我们有人也吹起了口哨。歌手来了劲,最后领着大家唱起了中国名曲《茉莉花》。现在这个曲子已经是中国音乐的标志,中国的标志。大家都热情响应,或放声高歌,或口哨伴奏,或鼓掌击节。就这样在堡垒山上办了一场即兴的中国音乐会。

歌手对中国歌曲的熟悉令人吃惊。显示出一个普通人对中国的了解和热爱;也是美好中国文化、中国形象在世界得到广泛传播和广泛认同的一个表征。

两次在塔林听歌,听出了爱沙尼亚由自强独立的炽热激情,听出了他们对悠闲的古典生活的向往,更听到了他们开放的、向往进入当下世界的开放情怀!

这次从西安出发之前,我在丝路艺术节国际儿童戏剧周上欣赏了爱沙尼亚的儿童剧《通道》。这是一部肢体舞剧,四位演员利用各种肢体和舞蹈动作,表演了在人生的道路上,信任与合作的重要,人与人、人与社会交流的的重要。这其实也是堡垒山即兴音乐会传达给我们的信息:人类需要开放、了解、沟通、交流,需要有文化和精神的各种通道----这不也正好是“走出去谋发展,拉起手共发展”的丝路精神吗?

《通道》,音乐的通道,艺术的通道,社会经济的通道,以及丝绸之路这条旷古罕有的大通道,让全世界人心相通。(2017年9月26日于干塔林--里加途中)(稿/杨钦棉)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为原创™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中国大众文化网-中国纪实文学会主办国内权威文化门户 » 著名文化学者肖云儒丝三5:塔林心音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dazhong100.net/zcjh/2017-09-27/3998.html